|013-024|穆斯林的崛起

商品详情
  • 商品名 : 013-024
  • 原价 : ¥5.0
  • 会员价: ¥0.5
  • 河南省 |至 北京 运费: ¥0
  • 库存 : 9999
  • 发布时间 : 2017-04-01 16:01:52

这是个网站,目前

pimao.yilianapp.com

依然是她的域名。

她的功能是结合小太阳生皮广场

做相应的报道。

她的方向是

为做皮毛产业的臭皮匠们

提供一个网上的生存空间。

     第七节《施计巧卖皮袄》

    我进去寄卖所,看看里面的情况有没有皮衣皮袄之类的,我抬头一看有各种各样的皮衣裳,当时我在想怎么办,正在我犹豫时,来了一个当官的,来给他爷爷买皮大衣,店里有个老头好像店老板,他问同志你想要哪件皮袄,他说我要最好的皮大衣,那老头给他拿了一件最好的皮衣给他看,他问多少钱?老板说120元,他在犹豫当中。我在他跟前拉了拉他的衣角,悄悄对他说你要大衣吗?他哎了一声。我对他说有比他的还好的你要不要?并且还不贵,跟我出去给你看。他就跟着我走了寄卖所,走到了路边的小胡同,我从包袱里拿了出来皮袄,让他一看他一眼就相中了。他问小孩你在哪里弄来的?是不是偷来的?我嘿嘿的一笑,说我们家里祖传就是做皮袄的,我一说他才放心。他说我还以为你是偷来的呢,又问这多少钱?我说刚才你也看到那大衣不如我的大衣好,还要120元,我这大衣最少不给我100元?他说能少点不能?我说那你能给我多少钱?他说80元,我说那太少了,能再多点不能,他说不能,当时我想北下街老表给我两件60元,这一件给80元我就干脆卖给他。当时没100元一张的钞票,他给了我810元钞票,当时我特别高兴,我掉头就往寄卖所跑,我哎了一声说老板我有一件女袄你要不要?他说你拿出来看看。我从包袱里拿了出来给了他,他一看说我们寄卖所,只卖旧衣服不卖新衣裳。我说那货架上挂的不是新的吗?老板说那是报过税的。

我说那我也报税行不行?他说行。我说那你给我多少钱,他说最多给40元,我犹豫了一下,说中,卖给你。那你得去报税,我说叫我去哪里报税呢,他说我给你写个地址,报完税把税单拿来再给你付钱。然后他把报税地址给我,写了一下我就去报税了。找了半天我才找到税务所,税务所40元按15%报税,报了6元税款,又返回德化街寄卖所,我把税票给了寄卖所的会计,他看了后取出了40元钱给了我。我在寻思着我家刚从青海邮过来一辆自行车,配件不全,缺一个前叉和一个后支架,还没有配齐,看看哪里有卖配件没有。我问了一个老先生,他告诉我说,你去前边走不远就有一个专门卖各种配件的门市场,看看那里有没有你想要的。我说谢谢你。我就顺着老先生指的路去找自行车配件行。不一会就找到了。我问服务员说有凤凰自行车支架和前岔吗?他说有,我给你拿。我问总共多少钱他说共12元。我付了钱,我的任务就圆满完成了。我非常高兴,坐上火车回到家中,见到我父母和我爷把我这次情况给他们一说他们都很高兴。我父亲很器重我,给我说从今以后你干啥事我不再操你的心了。通过这件事,认识到只要努力,不但能把事情办好,还能得到夸奖。

第二天我找人安装凤凰车,叫谁,一想,李会,会修自行车,他肯定会安装,我就去找他去了,先到他家问,会叔在家吗?他闺女说在家。李会出来了问,老迷你有什么事?我说会叔,我家有辆洋车,想叫你给安装一下,看看你有没有时间。李会说,没问题我去给你安装。为啥新车要安装呢?你们可不知道这个车的来历。六十年代有钱想买辆车那是特别不容易的。当时那个年代都是供给制,要券,要证、缝纫机、收音机、照相机都是供给值全部要券。我们农村想买这些东西,就要想其他办法了,我父亲的朋友从青海塔林哈买车配件邮寄回来的,配件还不全,所以我才在郑州买前岔和支架,组装凤凰车用。车子用了一天时间就安装好了。我又去买来胶带把车子统统包装一下,给原来装凤凰车没啥区别,也算是名牌车吧。在那个年代,家里有辆名牌自行车那还了得,比现代名牌轿车还主贵。

快到了我们回民过的古尔邦节了,我骑着崭新的自行车回到孟州老家桑坡。回来的路上好多人都羡慕说,你看那孩子多能,那么小还会骑自行车,骑的还是名牌凤凰车,多神气。为啥都说我是小孩呢,因为那时候我15岁不到15,体重80斤,特别瘦小。当时骑车够不到车座,只能骑在车架上。从博爱介沟骑到孟县桑坡70里我骑了5个小时才能到达。
      第八节《故乡回忆》

   为啥说孟县桑坡是我们老家呢,话不说不明,从前我祖父小弟兄七人,在桑坡三人、平凉一人、宁夏一人,我的祖父郭松高和七弟郭松亮在博爱县西关(拾金不昧牌隔壁)开皮行,专门供给做皮货作坊用的原料,如栲胶、蓝矾、熟皮用的原料和农民用的车马用具原料,也就是鞭呀、套、缰绳、马鞍、桐皮、牲口拉车用的农具等。为了扩大经营又在博爱南半县介沟集镇开了一个皮匠铺,也是做车马用具皮匠铺,介沟地质情况是博爱县南半部地面宽广,土地多,使用皮具也多。在那南半县搞皮具加工,姓郭独自一家。做生意那个时候听我的祖父讲生意兴隆,人缘又好,但是没有房产,为什么呢,原因介沟有个粮石坊,现在叫粮店,那位老板叫杜永兴。在介沟集镇上算是有名人物。听我祖父说我们两家交情不错,连吃带住带门面房都是杜老板提供的,所以没有买房,一直租用他们的。

第九节《土匪大闹皮匠铺》

为啥说孟县桑坡是我们老家呢,锣不敲不响,话不说不明,从前我祖父小弟兄七人,在桑坡三人、平凉一人、宁夏一人,我的祖父郭松高和七弟郭松亮在博爱县西关(拾金不昧牌隔壁)开皮行,专门供给做皮货作坊用的原料,如栲胶、蓝矾、熟皮用的原料和农民用的车马用具原料,也就是鞭呀、套、缰绳、马鞍、筒皮、牲口拉车用的农具等。为了扩大经营,又在博爱南半县介沟集镇开了一个皮匠铺,也是做车马用具的皮匠铺,专供介沟乡以南的农民用的车马用具。

当时介沟地质情况是博爱县南半部地面宽广,土地多,使用皮具也多。在那南半县搞皮具加工,姓郭独自一家。做生意那个时候听我的祖父讲生意兴隆,人缘又好,来做生意的人特别多,但是没有房产,为什么呢,原因介沟集市上有个粮石坊,现在叫粮店,那位老板叫杜胜兴,在介沟集镇上算是有名人物。听我祖父说我们两家交情不错,连吃带住带门面房都是杜老板提供的,所以没有买房,一直租用他们的地方,没有盖房,没有买地,留守到那里的,人老几辈都在博爱县介沟做皮具为生,没有回去桑坡老家。

有一天晚上,我祖父听到有人叫门,以为是来人送货的,我祖父把门打开,一开门枪口对准我祖父胸膛。不许叫,如再叫一枪打死你。就这样我祖父被土匪扣起来,随后黑压压又来了几十个土匪都带着枪,把我们的皮货和各种用品搜个精光,连被子、吃的统统拿走,整整装了五辆大马车,把东西抢光不说,还把我祖父绑了票带走了。第二天集市上跟炸了锅似的都在议论,有看热闹的有同情的还有帮忙的,议论纷纷。说昨天晚上把皮匠铺给抢了又把老郭给绑票了,并且把家里抢了个精光。整个家乱成了一团,当时粮食坊杜老板亲自到我家安抚我父母说,既然已形成事实,赶快想办法救人要紧,我父亲说问题关键是,也不知道是谁干的,绑票也不知道是谁绑的,怎么救人呢?已经陷入被动,土匪搞的是阴招,使你琢磨不透。家里人正在发愁的时候,突然土匪来人报信说,三天之内准备二千块大洋放人。当时我父亲一听说要二千大洋,一下就晕过去了,我七爷赶紧给他掐人中,半天才醒过来,全家人哭成一团。当我父亲稳定情绪之后,全家人商量想办法救人。

想办法筹钱把我祖父救出来,发动全家人分工合作。首先由我父亲去县城看看皮行,能卖的全部处理换成钱救人。第二由我七爷和伯父去问亲戚朋友借钱,能借多少借多少。我父亲去博爱西关皮行,看能卖的全部卖出去,皮货盘给了阿利八百块大洋,又去账房查看了一下现有二百五十块大洋,共一千零五十块大洋,又叫伙计护送回家。我七爷跑了一天借了二百一十块大洋,我伯父也跑了一天借了一百六十块大洋,共一千四百二十块现大洋,还差五百八十块大洋才够,大头虽然有了,小头也不小,怎么办?只能继续找人借钱。眼看三天期限快要到了,钱还没筹够,全家人心急火燎,特别是我父亲为救我爷东北西跑。

在这人命关天的时候,杜老板来了问我们家什么情况,我父亲把情况说了一遍。杜老板说还差多少钱?还差六百个大洋必须凑够否则那是不行的。杜老板说救人如救火,这样吧,剩下的钱我包了,去我店账房那里领三百块大洋,余下的钱三百块大洋,我回我家吴庄取出来,叫人给你送来。我父亲说杜老板你可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啊。杜老板说不必客气我和你父亲不是外人,应该的,谁还用不着谁。送走了杜老板,我父亲总算松了一口气,心里压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下来了。钱是凑够了,但不见人来,说是三天,但是不见土匪来报信,这可怎么办?家里人更着急了,是不是把他老人家给杀了?还是有什么变化?全家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家父急得团团转。没了主张,在这穷途末路的时候,有人敲门,他说,我是来送信的。一进门头一句话:就问钱准备好了没?我父亲救父心切赶紧说,齐了齐了啥时间交人?今晚上8点带钱去县城南关城门口交钱放人。我父亲赶紧说行行行。家里准备一辆铁轱辘车按指定的地方等候。晚上8点土匪准时把我祖父带了过来,我父亲赶紧去车上取现大洋,交给了土匪,他们查点了一下,一卷五十块大洋共四十卷一个也不少,说你们可以带人走了,我父亲赶紧把我祖父接过来坐上了车。回到家中,在灯光下看见我祖父满脸胡碴,脸面蜡黄像个死人。我父亲对我母亲说赶紧给咱爸准备热水,冲洗一下,换身衣服再吃饭。我的母亲赶紧去烧水,又得做饭还要给我祖父找衣服忙个不停,等祖父冲洗以后换上干净的衣服才去吃饭。吃完饭情绪稳定之后,才搀扶着祖父去屋子里休息了。

第二天,我父亲请来了理发师给我祖父理发,安慰一下,我祖父问这次花了多少钱?我父亲说没多少。那到底是多少?二千块大洋。老人家吃了一惊,问你是在哪弄来这么多钱的?父亲说这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人没事,破钱免灾,莫非重新再来。不要怕,只要你老人家平安就好。

从此他老人家一病不起,我的父亲到处求医,给他老人家治病。我们村东边,北水屯有一家祖传名医陆医生,说我祖父热火攻心生的气,调养调养就好了。可是后来不但没好反而病情加重,成了不治之症,不多久他老人家就归真了,就是死了,真是雪上加霜,五雷轰顶。没等到把我祖父埋了,父亲就病倒了,真是无可奈何。我父亲只该撑起这个家了,因为我父亲是独子,只有姐和妹,也都成家了,并且相隔遥远。书中之前说过我有个大伯,他是我祖父领养的,八岁那年得了小儿麻痹,留下了后遗症,腿不得劲,他们都叫他拐安。所以我父亲不管家里和生意上,他都得承担。整个家事、生意上的事,千斤重担压在我父亲一个人的身上,俗话说的好,有山靠山,没山独担……


第十节《回民为啥不吃猪肉》


我从博爱来到孟县桑坡老家,一来我们回民过古尔邦节,二来看望我大姑。第二天就是宰牲节。在我们桑坡上寺做礼拜。庆祝古尔邦节宰了好多牛羊,有钱的人家必须宰牛宰羊分三份,一份是给自家的,第二份分给亲朋好友,第三份是分给穷苦人,为过好节都能吃上肉,这就是我们回民信仰伊斯兰教的美德。这伊斯兰用汉字翻译过来,就是和平随从真主之意。汉民有好多不理解,只知道回民不吃猪肉就是回民,错!伊斯兰宗教是和平共处、取消贫穷、走向大同,回民接济贫穷人叫出乜提。婚丧嫁娶都要拿出一部分钱财出乜提。我们古兰经明文规定,每年你所挣的钱提出2.5%,就是一百元拿出两块五接济穷人。这是主命,信仰伊斯兰教,这是文明的壮举,也是必须的义务。除此之外有信仰的人出散更多,比如公益事业、学校教育、清真寺费用、残疾人等都是接收乜提的对象,你们的信仰老天爷、拜佛像,我们信仰真主,创造宇宙世界万物的主,所以我们敬畏他、信仰他!这是我们信仰的宗旨!

       有人问你们回民为什么不吃猪肉?我告诉你,我们的创世的真主说:明文说到猪肉不能吃,为什么呢???在很久很久以前洪水漂天那个时候,我给你们讲一个小故事在当时我们的圣人恕哈,帅众生乘坐一首船总共三层头一层是飞禽,弟二层是人类,最下那一层是走兽,在大洋上漂泊七七四十九天,在那种环境下生存是多么惊心动魄,船上缺吃少喝,下层动物拉屎拉尿臭味熏天,船上的人叫苦连天,在这危急之时我们的圣人恕哈向真主祈祷:下降了一头猪命它作清道伕,专门吃船上的垃圾屎呀尿呀由猪来清理,所以我们的真主命令不叫穆斯林吃猪肉。不但我们穆斯林不吃犹太教人也不吃猪肉,耶稣教也不吃猪肉,可想而知是好还是坏???伟大的真主说:凡事叫你们禁止的食物都是对你们身体有害的!我们回民不吃的东西太多了,比如:狼虫虎豹性情残暴的,自死物,不经过宰杀的,统统都不能吃,非宰而致死物再好也不能吃,主要嫌它不卫生,这就是清真伊斯兰教的美德——清真而得名。朋友,为了你的健康,要吃牛羊肉,到清真店购买。假如你不相信,说猪肉好吃,等到盛夏你买斤牛肉获羊肉,再买斤猪肉,挖十公分深的坑里埋起来,七至十天之后,再把它挖出来,通过大气候的蒸发,牛羊肉变成血融化了,再把猪肉挖出来,它发臭变成浓块了,再用放大镜查看,全部变成了细菌,变成的细菌来回会游动,做了实验,我相信你看见猪肉,你就会反胃,不会再吃了。我在孟州桑坡过完宰牲节,告别亲戚,买十斤牛肉是五角一斤,十斤羊肉六角一斤,共计十一元钱。二十斤装了一大篮子返回家里。我七祖父和我父母都非常高兴,说孩子长大了能帮我们干活了。之后我不管干啥他们老人家不再管教我了,我可以坚强,自己飞翔,随心所欲,按自己的人生梦想走向社会。过了春节我又长大了一岁。



第十一节《小片荒自留地》


我记得1963年修水利,工程特别多,大队组织人员打井,当时我们队长李保堂,叫我去大队报名,因队里嫌我小在队里干不成啥,所以让我去报名打井充人数。打井队人员二十来人,由大队长赵振海亲自领队,全凭人工操作。在我们队东门口地里打头一眼井,那时候全是人工操作,搭架子把大轮子架起来,四个人上大轮上用脚蹬着让轮子转,然后再放下来。就这样打井打到四五十米深,我和申小虎、申邦奇、瞎高四个人一组。上后半夜班,刚换了班不久,突然听到咔嚓一声,钢钩没有挂好,大轮像脱缰的野马转了起来,我急中生智一把抓住了大轮轴子,没有把我摔出去,他们三个都被大轮摔出去了,就我一个人安然无恙。小虎被大轮摔断了腿,申邦奇被摔坏了腰,瞎高被摔坏了胳膊,那一瞬间我也不知道害怕,我问瞎高怎么样,他说还能怎么样,差点把我的胳膊摔掉了,还怎么样?为啥给他起个瞎高呢,他兄弟五人家里穷,把老三招给了申家当上门女婿,改名叫申邦得,由于他眼睛不好使,外号叫瞎高,所以给他兄弟五人编个顺口溜:老大背锅传,二里五万年,瞎高聋四,挤眉搁眨眼。这是编排他们兄弟五人的外号,想骂他时就说说这个顺口溜。这次打井出了事故之后,就不让我上大轮了,叫我去保养下井用预制管,干了一段时间,回到队里干活,我跟芦小旺是一个队还有郭孬,我们都是同龄人,就我们几个年龄最小,十六七岁,他们大人都想欺负我们。

有一次五大三粗的郭满堂在地里干活,休息时说,谁敢给我摔跤?他认为他人高马大没人敢跟他比试。郭太臣说,老迷,给他摔一跤,我说行,那咱来比比。我把衣服一扔就开始摔跤了。他认为他力气大抓着我,使劲捞我,我顺着他一送,把他摔倒了。

郭满堂站起来了,脸一红说,咱们再摔两跤,不等我同意他就抓着我把我搂到怀里想把我摔倒。可是我脚一落地,我别住了他的腿,一用气好像一棵大树倒下来了,把他给摔倒在地。我压在他身上,他脸一红说再来一次,我随机跑走了。从此以后他们不敢再挑事了。

说起来我们队里人大部分都是做生意的,有山西来的梁其干,是给骡马钉蹄掌的,芦小旺他父亲是开饭店的,郭满堂是卖大肉的,郭长松是赶会卖肉丸的,魏敏忠是卖药材的,李尾巴干木匠的,王友刚他父亲开药铺的,外号老钢板是摆地摊的,李楼是卖杂货的,李随心是做大厨的,郭生臣是跑洋货的。解放前李太顺给日本人合作过生意,会说日本话,他教我说八格牙路是骂人的、杀拉杀拉是杀人的、米西米西是吃饭,等等很多很多了。赛廓、赛廓就日B的意思。

我们在生产队干活,休息的时候郭长松爱给梁其干开玩笑,出山西人洋相,长松说山西人来河南做生意,来到了河南山王庄,想解大便,就去半山坡解手,解完了大便没手纸怎么办,东瞅瞅西看看,擦包纸找不到。后来一抬头看见了一棵桃树,就摘了两个桃擦屁股,结果这一擦不要紧开始痒痒了,搓挠不下,开始骂了,拷娘日妈的该吃这门以饭给呢,意思是卖屁股,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一九六三年国家开始土地下放,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可以开小片荒自留地。我和小旺在河道上开一片荒地种上了红薯,到秋收之后我们家连生产队分的红薯合起来1万多斤,特别喜人,家里到处放的都是红薯怎么办,正在发愁我的小伙伴芦小旺来了说,给我帮忙打红薯渣。我还以为他们喂猪用的,我不想去,他又说把红薯打成渣,弄成粉面下粉条,我说那行,在哪打渣?他说在东头厂里。我说谁弄来的打红薯机?他说是刘根他叔在外村借来的,打一斤二分钱。我说先拿你家红薯打吧,然后再把我家的也打成红薯渣弄成粉面下粉条。你没来我家之前我还在发愁呢,现在问题解决了,打成粉面下粉条。我和芦小旺合伙打红薯渣。这一下处理了八千多斤,并把优质的红薯留了下来,放到红薯窖里留着明年吃,这一下光下粉条三百多斤,留下粉面一百多斤,这是历年来第一个丰收年,使我们农村有了温饱的生活,就感到特别知足了,比前些年好多了。


第十二节《文化大革命》


转眼间一九六六年到了,全国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破四旧,立四新。开始行动,组织破四旧小分队,原来的地主老财、富农,进行全面彻底大清查,搜出不少东西,有金条、银元和珠宝、玉器,统统都搜走上交,红卫兵到处贴标语,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扫除一切牛鬼神蛇。

凡是社会三教九流、不务正业、有问题的抓了一大批。有褚长福、雷娃、郭长松、申邦记等二十多个,有的带高帽,有的开画脸,还有挂黑牌,游行批斗。那些不顺从革命者,领导干部都挂上了黑牌,带上了高帽,被红卫兵批斗。我记得斗的最狠的是褚长福,脖子上挂着大黑牌,吊绳细的跟胡琴线一样,勒进肉里,脖子上的血顺着吊绳滴到黑板上,疼得他直不起腰,下面还高一声、低一声喊,打倒褚长福,叫他永世不翻身。呼唤着,革命无罪,招反有理……

下面就轮到雷娃了,雷娃是伪保长的儿子,斗他更狠,叫他戴着高帽坐飞机,上到桌子上,再加一个板凳,还得上板凳上,下面开始呼口号:打倒地富反坏右;打倒一切牛鬼蛇神;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红卫兵开始战斗了,把雷娃从高处一脚踢下去,桌子凳子和人一下从上边摔了下来,这就叫坐飞机。这还不解气,又把他五花大绑给吊到梁上,往下摔,真是要人命的壮举。紧接着该斗郭登芝,挂黑牌上面写着郭登芝富农分子。郭长松黑板上写着牛鬼蛇神郭长松。申邦记上面写着地主子弟申邦记,下面又是一片口号声:打倒地富反坏右;阶级斗争一定抓到底;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等等革命口号。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进入高潮,犹如暴风骤雨,到处在搞运动,搞的都是轰轰烈烈。如大敌当前,势不可挡!郭登芝反共到算份子,在批斗他的时候,他老婆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狗斗,更加对他仇视,打的打,骂的骂,这是他老婆给他惹的祸。

当时父亲本身有病在身,正好他去厕所,看到批斗雷娃的情景,正让雷娃坐土飞机,上到桌子上桌子上再加板凳,一脚把桌子踹倒连人带桌子摔了下来,心里受到了刺激,回到屋里病情就加重了。当时医疗条件也不好,给我父亲看病的钱也不多了,我母亲给我说让我赶快给我哥发电报叫他回来。电报是这样写的:父亲病危见电报速返弟荣慈。那时候我哥在东北金州当兵,他接到电报给部队领导请了假火速回来,他一看父亲病得不成样子说,怎么不找好医生?我母亲说中医西医都看过了,就是不见好。医生检查说得了水鼓尿不出来。又从肚脐下面开了一刀,安了管子排尿。已经得病两个月了,越看越重,没有回转余地。我母亲这样一说,我哥也无可奈何了。那时候我父亲才四十六岁正是年富力强、壮年时期,可是真主要命不分老少,我们回民信仰真主,只要安拉叫到,决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必须顺从主命,死只是现世的终结,后世才是真实生活,长远美满的开始。我们的真主说后世是最好的、是永存的。摘于古兰经(87:17)天经圣训,针对当代社会现实教义,是伊斯兰立法的四大根据。天经是原则,圣训是天经的基本具体注解,凡是天经圣训所命令的都是对民族大众有利的,凡是天经圣训所禁止的都是对民族大众有害的。后世就是死后复生,就是世界发展的最终结果。安拉就是真主,主宰整个世界的一切,对人类的行为全面清算。人类在社会上没有解决的事,在现实中不公平、不合理,到后世都要清算,恶人因罪过严重受罚进入火狱,行善者对人类社会有特别贡献者得奖而进天堂享受。安拉是世界上最公平最伟大的主,所以我们信仰他。


第十三节《痛失两位亲人》


1966年冬至那天,我的父亲口唤了,就是去世归真了。那天茫茫的雪花飘落在大地上,我们全家痛不欲生,泪流满面。我的母亲为了不让亡人受惊吓,就是亡人的鲁哈(即亡人的灵魂,伊斯兰教,教义规定人去世后应静言,肃穆,为亡人灵魂安宁创造环境,以示尊重)得到安宁、不能惊动,当时父亲虽然还有一口气,但已经几乎就算是亡人了。70里的路程,叫人抬着我的父亲,前往我们的老家孟县桑坡埋葬。从下午出发一直到晚上9点,一路艰辛步行才到我的老家桑坡,我姑姑早把家布置的妥妥当当,客厅里,安放着我父亲“埋体”(遗体),他老静静的躺在水凳上,等待阿訇的最后进行"务斯礼"(洗礼),他老的身上蒙着洁白的“卧单”旁边挂着伊斯兰的绿色幔幛,上面写着清真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我和亲友们亡人身边守着,我们穆斯林遵照真主旨意顺从前定、打着我们的绿旗归真,没有真主的召唤,任何人都不会死亡,回回二字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都属于伟大的主,随时听从真主的召唤,只要是真主的叫到,刻不容缓去报到。悲痛欲绝的我一直守护着灵堂,我的姑姑则一直惊惶失措、神魂颠倒,她的身子在发抖,嘴里嘟囔着我的弟弟不会死,不可能死…不可能…没个完…,第二天帮不大下来(就是天不亮之前),父亲他老人家咽了最后一口气带着神圣的信仰也去见我们的主了,人要问为什么那么早埋葬?当时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立四新,我们回民也在范围之内,不能赞、不能追思、不能让阿訇开经,所以提前草草地埋葬了……

紧接着我姑姑看到了我父亲去世后,心里万分悲痛,得了气心风,三天之内求医治病无效,第四天也去世了,和我父亲并排埋在了一起。你们汉民要问怎么姐弟俩人能埋一起呢?你们不懂回民的习俗,我们回民是不管谁死都按顺序排班埋葬,这是我们回民规矩,就是夫妻也不合葬,各埋各。

我们兄弟二人埋葬了两位亲人后返回了博爱。我们姊妹六个,兄弟四个加上我嫂、侄子和我七祖父、母亲、叔叔共十二口人,是个大家庭。我下面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他们还小都在上学,由于家里没有劳动力,叫我大妹子下学务农,我嫂子还带一个侄子一岁多。我们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我母亲天天哭个不停,亲戚朋友来劝他老人家也无济于事,怎么办?我给我母亲说没事,日子都要过的,真主没有绝人之路,我今年二十岁了,家里的事我给担着,你就放心吧,好说歹说劝告母亲算是不再哭了,从此以后家里的重担,落到了祖孙身上。


               第二章


第一节《奋斗在青天河上》


六六年响应党的号召大修水利,因河南博爱县北太行山和山西交界青天河修建拦河大坝,水利工程很大,全民动员,全县四千多人,我也在其中,成立博爱县青天河指挥部,八个公社,分工合作,共建大坝,工程规模,宏大艰巨,准备四年完工,到时候水利发电站一起建成。政治口号贴遍群山峻岭,抓革命促生产,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革命口号到处都在喊,抓革命促生产,红旗招展,口号连天,这次修青天河大坝光我们介沟公社民工有五百多人。那工地到处山连山,想找个篮球场那么大的空地都很困难,怎么办?我们郝书记发动大家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排除万难,能叫这一难难住吗?下边说不能。发动大家挖山洞,搭大棚,大家干劲十足,决心很大,干得热火朝天。十多天内,伙房、住人的窑洞全部挖建成功,基本上算是有吃有住,都暂时安排下去了。可是我的生活没有着落,介沟公社五百多人就我一人是回民,去大食堂吃饭不方便,我到处打听哪里有回民伙,后来我一想博爱西关肯定也来有人,我打听西关在哪里干活,问出了他们在北边,离我们介沟工地太远了,不能去。后来我又打听大辛庄工地,在那里他们肯定有回民伙。我就去问大辛庄工地在哪里,打听到就在我们工地不远处,隔一个山洼,绕过弯对面就是,大约二公里。从我住的地方绕过山崖路过指挥部才能到达大辛庄回民伙房,看是不远,实际上不近,可是为了方便我自己只能吃点苦受点累,也是应该的。为了生活,几乎我们每天跑步去吃饭,但是我心里非常安心。紧接着,我们介沟指挥部,开动员大会。开始分工三个连,一连担任运输,从山西孔庄石河捞石子运到大坝工地,二连修路从大坝一直修到指挥部,我被分到了三连,任务是打眼放炮炸石头,然后去指挥部领工具。每人发一顶柳条编的安全帽,炸药钢钎、大锤之类的工具,打着青年突击队的大旗,浩浩荡荡往工地上施工去了。到了工地开始分工,三个人一班,一个人拿钢钎、两个人抡大锤全是人工作业,上午把眼打好,中午下工放炮,下午收工时再开始放炮,每天如此,口号是“大干实干加巧干,敢叫日月换新天。”“人定胜天、一定能把山河改变”豪言壮语,标语贴遍山川。

六七年元旦快到了,郝书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老迷,元旦快到了,咱们介沟指挥部组织个宣传队,由你负责安排几个节目,你看怎么样?我说;那太好了。郝书记又说:那任务就交给你了,由你来安排。我说:我选人马上就去办。他说:必须搞好。我说:看情况吧。我准备走时,郝书记又说:我看你说话这么没自信呢?青年人要有朝气,毛主席说过,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好像八九点钟的太阳。我看你信心不足是不是有啥心事?我说;没有啊。没有就好,打起精神好好干。我说:是,首长请放心,我向你保证完成任务,您还有什么指示?没有了,就按照我给你说的去办,去吧。我跑着出了办公室,一边跑一边想,领导既然看得起咱,咱一定把事给办好,决不能让领导失望,一定要把元旦节目搞好。回到我住的窑洞我还在想叫谁比较合适呢,乐队叫申明高负责,他吹拉弹都行,特别是拉二胡拉的最好,演员有蒋村李昌负责,他嗓子好,责任心又强,就他了,就这么定。乐队八人,演员十二人,共计二十人,下午收工回来,我把郝书记成立宣传队的事给明高、李昌这么一说,他们非常高兴,咱们三人分工,乐队由明高负责,演员由李昌负责。

我给明高讲,把咱们民工里能歌善舞的人才统统组织起来,晚上来个小测验,一会开罢晚饭七点钟,食堂门口集合,找几个凳子提两瓶水就行了,晚饭过后我们的文艺晚会开始了,有的唱豫剧、有的唱歌,还有说快板的,有说相声的,有的表演老头老婆学毛选的,各有所长,五花八门,明高来一个二胡独奏《朝阳沟》,《祖国大建设一日千里》赢得了大家的掌声,我来一个笛子独奏,《我是一个兵》,大家拍手叫好,说:再来一个,我只好又吹一个《大海航行靠舵手》才算结束,紧接着孝敬村张亮唱了一段京剧《智取威虎山》小常宝选段,最后有李昌表演京剧《沙家浜》,智斗一人扮演三个角色,唱的真好,唱的观众掌声不息,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节目到此结束,明天还要干活,赶快回去休息,谢谢大家捧场。

话说第二天,我们几个人商量一下,决定乐队用人八名,演员男的六人,女的八人,共二十二人,商定下来写了一个花名册,我拿到指挥部给郝书记过目,看了之后,也没什意见,郝书记说:昨天你们的表演我也看了一会儿,还不错继续努力,又说我给你们定下的人员,我通知了连队,连长说明天就叫他们不下工地干活,叫他们专门排练。,我说:行!然后就回去了,去找县指挥部,找我的朋友杜大金,他是我的老乡,那人多才多艺是个人才,杜大金手风琴拉的相当好,编导谱曲是个行家。我把郝书记元旦搞文艺节目的事给他说了一遍,我说:想叫你给咱们介沟指挥部帮帮忙。大金问我;啥时间?我说;明天。他说:看情况吧。我说:不用看,第一咱是老乡,第二咱是朋友,这个忙叫你帮定了,不要推辞。他说:那好,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再忙我也得去。我说:那好,就这么定了,明天我等你大驾光临。说完我就回去了。


第二节《青天河的美景》


青天河四面环山,山青水秀、崇山峻岭、白杨松柏漫山遍野,那奇丽壮观的景色,收入眼底,特别是秋天过后那白杨树的红叶铺天盖地好像早晨日出的红霞收入眼底美不胜收,那盘山公路环绕山间盘旋而行,新——太铁路列车贯穿往返穿山越洞而过。亚洲第一独孔桥横跨青天河,于河南、山西境界直奔太原而去。独孔桥长三百米,宽五十米,站在桥头往下看,青天河水波涛滚滚,深不见底,再往上看白云朵朵空气新鲜,直扑肺腑。它那奇丽壮观的景色,真是美不胜收。青天河水的发源地往北八公里处,在上游有三股泉。每个泉水直径3米,长年泉水奔流不息。每个洞水流量,每秒一百个流量。由于大自然变迁已瞎了一个泉眼。现在只有两个泉眼出水,顺着三股泉往回走,就有一个悬崖。下边有个洞名叫‘络丝坛’。据说有人用一盘丝都没有丈量到底,可看有多深,顺着青天河再往下游走,还有一个洞叫悬崖洞,水深不见底。眼看那大鱼游来游去,那最大的就有一米多长,我们只能观看,不能下水捉鱼,因为那水旋转着,阴沉沉的,一看就胆怯,没有人敢下水游过,再往下走就来到了我们修建大坝施工的地方了,大坝底宽一百五十米,再挖十米深,用钢筋混凝土浇灌一直修到三百米高五十米宽,是水利发电站。别看这工程不起眼,计划四年完工,全部人工作业四千人劳动换来一个青天河水库,现在的青天河是全国旅游胜地既能发电又能观光,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收获。

当时修建青天河大坝生活困难,没有蔬菜吃就叫人上山去挖野菜吃,那太行山上石头缝里有好多山韭菜和小野蒜,挖下来当菜吃,几乎每天伙食就是山野菜。真把人吃的烦烦烦,我从青天河回来几年,都不

page024